forgetting

(旸雪)酒约

白发无风而动,一抹半透明的影站在乱石堆上,清冷的月光将他包围。他呆了半晌,然后深吸一口气,尖尖的耳朵也舒服地颤了颤。

什么都不记得了,却本能地引导天地灵气,这让他虚幻的身体越发凝实。

他在这片废墟上游走,碰碰这里,翻翻那里,或许是在找些什么,答案他自己也不清楚,只是单纯地想这样做。

这里确实让他留恋,但心中总有个声音告诉他,远方的某个地方,有他在意的人事物。

一阵风吹来,穿过他的身躯。


皇旸曜雪提着酒壶,心中大抵是想着某些旧事,因而没注意前方,待鼻尖闻见有些熟悉的味道才停住脚。

忙抬头,看见那个本以为只能停在心里的精灵时,一句“抱歉”就这么哽在喉里。


“这位兄台,”精灵道,“我们是否曾经见过?”

见曜雪愣着,又补上一句:“我见你十分熟悉,如有冒犯……抱歉。”

于是曜雪笑了,瞬间雪融冰消。他晃了晃酒壶道:“你我尚有一场酒约未赴,不如现在就来比一比,看看我的酒量是否更胜从前。”


精灵现下只是虚体,不能饮食,这让两人十分遗憾。

精灵问他曾经,曜雪只说你我现在并无不好,过去种种忘了就忘了吧,纵然想起也只是徒增烦恼。

精灵于是不问了。


曜雪叫他老大,精灵虽不知为何,却习惯得,仿佛他这样叫了他许多年。

“不是错觉,我从以前就这样叫你。”曜雪眨眨眼。

“那我……叫什么?”

“你叫我曜雪。”

“我是说……”“逆神旸。”


等逆神旸终于可以喝酒的时候,他们大醉了一场。

那天晚上,月分外地圆,风分外地清,两朵白色的花被风吹着吹着,亲密地靠在一起,如同屋内的两个精灵。




评论(1)

热度(41)

  1. 绿毛兔forgetting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啊啊啊啊啊好吃T_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