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rgetting

无题(微小)(慎)

    龙戬到的时候,赮闭目端坐与菩提树下。

    赮长眉舒展,红色睫毛低低垂着,唇角向下,是一个严肃的弧度,这让他显得很不好接近。可龙戬知道,这个孩子在叫自己“师父”时,带了多少温柔与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赮看起来像在参禅,和他自困于天净沙的那些年里大多数时间一样。不一样的是,这次,那双深红色的眼或许不会再睁开了。

    龙戬说过,青鸟有他自己的天空,这句话他直到如今也没有后悔。若有悔,只悔于在危难时刻,他没有在赮儿身边。

    无论何时,他总是他的青鸟的最坚强的后盾——的确应该是这样的,却终究没有护住他。

    心痛吗?不。

    痛感是一种深沉难解的毒,自听到消息的那一刻开始渗入龙戬的血液里,它的流速异常地缓慢,就算见到赮儿的这一刻,也还没有流进心脏。所以龙戬还能如此平静。

    龙戬在一段漫长的路程后,终于走到赮身边,沙地上留下龙戬或深或浅的脚印。

    龙戬脱下外袍,盖在赮儿身上。这个动作本身是没有什么意义的,但他就是想这样做,理所当然地这样做。

    龙戬抱起赮,赮沉睡在龙戬的臂弯里。

    此时的赮儿轻得像一缕烟,一片雾,一只欲飞的青鸟。

    龙戬和赮毕钵罗一起,在夕阳的沙漠里,在昏黄的天光下,一步一步地,回归他们的故乡。

    


评论

热度(9)